宁何

有女朋友了。

【肖根AU】Pandorica

谟禾:

Pandorica.

传说中Pandorica是灾祸之源,它放出了一切邪恶,却关上了唯一美好的东西,希望。

也有传说它其实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监牢,用来关押最穷凶极恶的犯人,只要身在Pandorica里,人就可以逃离死亡,可也意味着必须忍受一切,饥饿,口渴,想念,孤独……

无论Pandorica出现在那,总有个女人守护在旁,相传那是她许下的誓言,护着它,无论千年。

她与它一起沉睡,也苏醒在每一次入侵者面前,挥舞着长剑警告着每一个妄想打开Pandorica的人,甚至不惜砍下每一个试图触碰它的人的脑袋。

她望向Pandorica的眼神仿佛在看着深爱多年的恋人,任时光流逝,始终残留着点点希望。

传说的最后记载出现在1814年,存放Pandorica的仓库被燃烧弹烧毁,直到三天之后人们发现了堵在河流下流的Pandorica,可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孤独的守护者。

人们说她死了,死于那场大火之中。他们发现正好处于河流上流边的仓库被炸开了一个大洞,正好适合Pandorica通过。

有心人发现,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对Pandorica的记载,到女人在火中丧生,整整过了两千年。

Root醒来时入眼的亮光几乎照得她睁不开眼,她感觉自己沉睡了很久,久到身体花了好几分钟才能对大脑下达的第一条命令产生反应。

她身处一个很奇怪的盒子里,盒子开启了一个缝,正好允许一个人穿过。她眨了眨眼,看清了站在盒子外面的人。

“Hello, Harold,John.”

“Welcome back, Ms Groves.”

Reese上前把她从椅子上扶下来的时候,Root几乎要摔倒在地。

该死,这感觉,她的身体仿佛僵硬了几个世纪甚至更久,庆幸的是感官还正常,她还能感觉到自己双腿的酸疼一直延伸向上。

不,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。

她的记忆,她记起自己死了……

她死了,在那场人工智能之间的战争中被击中了心脏。
可她又活了,现在就这么活生生地站在了这里。

还有一个从睁开眼睛开始就一直萦绕在心头的问题……
“Where is Shaw?”

男人们支支吾吾,Root撑起身子扑在Reese身上,一眼瞥到了身边正在放映的对于Pandorica的介绍。

他们在一个博物馆,她一直身处的盒子叫Pandorica。

在那些记载着的史书中她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,即使画下她的人画工奇烂无比可Root就是一眼认出了她。

“那时候你死了,可她一直没有放弃过你。根据记载Pandorica是唯一可以令人起死回生的办法,我们利用Time Hop回到了两千年前,它现身人世间的时候。”

“她在哪?”

“她担心有人会提前打开或者破坏盒子,决定留在那个时代……”

“And where is she now?”Root已经有些歇斯底里,她紧揪着Reese的衣襟,突然之间有太多东西要消化,即使是以常年自己智商为傲的黑客也显得有些措手不及。

“Ms. Groves,我们也是刚刚从影片上才得知她那么多年的所作所为,传说她死在了1814年……”

枪声响起时Root依然处于呆滞的状态,被Reese狠狠扑倒在地。

“Root!”Reese低吼着她的名字,转身看着手里另一把枪在犹豫要不要递给对方,“我想我们忘了说了,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,Samaritan还有一些残留特工……”

“1814年,huh?”Root嘴里不停地念叨着,却从特工夺过了枪,从掩体物后起身泄愤似的冲门口方向连续开了几枪。

随后从门口传来了几声枪声,紧接着便是重物倒地的声音。三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了门口,Root不分由说地又冲着门口开了几枪,直到手枪发出了子弹用尽的空响。

“她绝不会死在那种地方。”Root咬着牙,抢过了Reese手中另一把枪。

去他的狗屁传说,被邪恶的人工智能囚禁了九个月还能脱身的Sameen Shaw怎么可能死在一百年前那种连计算机都没有的年代。

“Root,够了。”

大概是由于身体还处于僵硬的状态,Root的枪法毫无准头而言,就Reese看来只是单纯地宣泄情绪而已。他一把抓住近乎疯狂的女人,在她把他们最后一个弹夹的子弹用完之前。

“我们会找到她的,而不是死在这,明白吗?”男人压低了声音,表情严肃的样子,却是在安抚她。

枪声在瞬间仿佛停止了,门口出现一个人影,很快就被不知道什么人踹倒,滚进了屋子。

Reese警惕地举起了枪,随时准备废掉下一个走进来的入侵者的膝盖。

“我说过,我会杀了每一个试图触碰它的人,无论是谁……”

“Sameen……”Root也几乎是瞬间就喊出了对方的名字,太熟悉了,太熟悉了,太熟悉了,这个女人压低着嗓音威胁着敌人的样子,举着枪的性感模样。

女人愣了神,直到Root上来把她抱在怀里时也没能反应过来。

太久了,她等了太久了,久到都快忘记自己是为什么守候在这个大盒子身旁。就连自己身上这身滑稽的博物馆夜班安保的衣服,她每天醒来时不住地吐槽,却如本能般地穿上它,作为最不起眼的角色守在这东西身旁。

Sameen Shaw从不是谁的信徒,也从不心存感激,唯有这个时候。

“Root……”

谢谢你回到我身边。




Pandorica,即潘多拉魔盒。守候千年的梗出自神秘博士512: The Big Bang. 
这应该算AU吧……

因为就单纯想玩一下梗满足一下自己想看深情的锤子,不想写太多起因后果又必须圆说法的问题,所以补充一个与DW无关的设定。
Time Hop,即时间跳跃,每个人一生有且只有一个时间跳跃的机会,只要有足够的钱就可以开启旅程,包括穿梭过去与回到现代。穿梭回过去的人如果留在过去不会正常死亡(即老死),一直到自己既定的时间线上才会恢复正常的生老病死。

担心有人看不懂时间线,整理一下就是,Root死在了2016年,Shaw等人穿越回两千年前把她放入了潘多拉魔盒,随后男人们就穿越回来迎接Root的苏醒,而Shaw则留在了古代守候到了现代,迎回了Root。
其实我觉得蛮甜的。

问:今天的po主打脸了吗?
答:打了。


Shaw:“Root,我有一份憋了两千年的欲望想和你发泄一下。”
Root:“……(感觉身体被掏空)”

 ................

评论
热度(115)
  1. 羽咲绫乃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宁何 | Powered by LOFTER